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欲罢不能

第 一 章
 
  我叫于洁,属马的,现在是26岁了,嫁了一个还算有钱,做皮货生意的老公,因为在东北,生意还不错,最近一段时间我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成天在网吧上网,慢慢的感到很无聊,突然很想写一点关于自己的东西。我不是什么作家,只是觉得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还是有些阅读价值,这样我的心里也许会轻松一些,也许吧。
 
  我出生在佳木斯郊区一个叫望江镇的小地方,家里不富裕,有一个大姐,和一个弟弟,也许是经济的原因,再加上我是个女孩,父母对我好象不是那么的重视和关心,我只好什么事都靠自己努力,生活也似乎很平常很简单,可以说是个单纯的女孩,学习一直也还不错,高中毕业很容易的考上了大学,学校在哈尔滨,不过是什么大学的名字就请原谅我不能说出来了。刚上大学对哈尔滨还一无所知,独自生活也是初次。不过一切还好。大一是很平静的过去了,由于我身高172CM,身材算是适中,有模特公司找过我,希望我能去做模特,但是我不是很喜欢在大众面前表现自己,也可以说是以为害羞,再说我的印象里,这工作很容易使一个女孩子堕落,所以我没有同意。
 
  大二刚开学,我找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贴补一下自己的生活,教的是一个高*二的乖巧女孩,工作还算可以。
 
  后来有一个体育部的男同学向我示爱,他有180CM人也很帅,对他还是有点耳闻,有不少女孩子主动接近他,可以说是个抢手的人物,我没有很快答应他,记得有一次,在我上完课回学校的公车上遇见了他,那段时间我心情一直不是很愉快想散步,他说他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去书店逛了逛。还不到学校,我说下车吧,我们就下了车,我们也没有任何想要畅谈的话题。至于为什么要下车,自己也说不上了。我一直无话快步走起来。他应该是无奈的尾随其后。我们之间大致保持一米的距离,若想缩短,自然可以缩短。但他应该是难为情。因为他一直跟着我,没有走近。我尽量找话题回头搭话,他的回答不是很自如,应该是害羞吧。这应该是在散步吧?我好笑的想。可是,就散步而言,我的步子快了点。快到学校了,太阳已经落了。我走进了一家饭馆,打算简单吃点东西,吃饭无语。
 
  “对不起,让你陪我走了这么远。”我突然冒出一句。
 
  “没关系,能和你说话,挺高兴的。以前好象俩人一次都没有单独说过话。”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经常聊天是很正常的了,有一回我去他寝室玩,看见除了他,其它人的床头都有美女海报。他取而代之的是阿姆斯特丹运河的摄影。我问他怎么不贴美女?他一本正经的逗我说:“敢死队看它手淫来着。”当时差点没把我笑死。
 
  慢慢的我们也就确立了恋爱关系。时间过得飞快,带着我的初恋来到了大二下学期。
 
  快乐童贞的日子很容易过去,命运和我开了个不能再大的玩笑,将我的一生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我们下午提前下课了,没什么事可做,也就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我学生的家,女孩子还没有放学,只有她父亲在家,他是一家私人企业的经理,人很和善,他说女儿还没放学,叫我先等一会,然后拿来了一杯可乐(如果我知道这杯可乐给我带来的后果我就是死也不会喝的)。
 
  当这杯可乐喝完,我就觉得身体好像很沉重,头也有点晕,慢慢的好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时候,他父亲(我以后就叫他“强”吧,在那以后我也是一直都叫他强哥的)对我说“小于,你怎么了?”
 
  “我有点不舒服,头好像有点晕。”我好像是这么说的。
 
  “那你到小敏(他女儿的名字)屋里躺一会吧”
 
  这时候我的眼睛已经有点睁不开了,我好象是挣扎着走到了小敏的屋门口,感觉脚下一软,但是没有倒在地上,却被强扶住了,他抱我抱的很紧,能感觉到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我很想挣拖他的怀抱,但是心里明白,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迷迷忽忽的倒在了床上,用力的半眯起眼睛看了一下四周,这并不是小敏的屋子,这是她父母的卧室!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想挣扎着起身,可身体却不像是我的,只有神经是清醒的(当然有些晕)。
 
  强侧卧在我旁边,小声对我说:“小宝贝,你很美你知道吗?我想要你很久了,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说这亲了我的脸一下,我的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这是怎么了?
 
  难道会……我想喊,可我张开嘴却只有一点微弱的声音“不要啊,救命呀!”声音小的好象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他看我要说话要喊,在我耳边轻声说:“别叫了小宝贝,不会有人听到的,我真的喜欢你,真的会对你很好的。”
 
  也许是看出我又要说话,他一下就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很用力的吻着,在这之前只有我男朋友吻过我两回,我就连来回摔动脑袋的力气都没有,突然他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这是我男朋友都没做过的,我想咬他的舌头,可咬牙的力气似乎也消失了。正在这时,他的手从我的衣服下摆伸了近来,不知道是我的感觉迟钝了还是他的手法太熟练了,他的右手已经在我的胸罩里了,能感觉到自己的一下微微颤抖,从鼻子中发出一声清哼,那种感觉是21年来从没有过的。
 
  他的嘴没有离开我的唇,手不停的揉搓着,那麻麻痒痒涨涨的感觉现在还似乎就是昨天,他的手慢慢的爱抚,揉捏我的乳房,慢慢的玩弄,直到乳头变硬,慢慢的他的手慢慢的滑下小腹。
 
  我似乎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他再继续逗弄我的乳头,我有可能会对他的侵犯作出回应,说实话那感觉现在想想还真是舒服,不过当时也说不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理,记得眼泪在眼眶里转,也许是害羞,也许是悔恨,总之除了流泪当时没有别的表达方式。
 
  他开始结我的扣子脱我的衣服,我再次可怜巴巴说:“求你了放过我好吗?不要毁了我!”他只是对我又重复了一遍:“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我会对你好的。”由于是夏天我穿的是裙子,很快就被脱下了,能感觉到我一丝不挂的暴漏在一双充满淫欲的眼睛前,“你真美”他在赞美我,可当时感觉那是一种羞辱。
 
  他也很快的脱了衣服,扒在了我的身上,除了我弟弟没见过其它男性的身体,我紧紧的闭上眼睛,他很沉有75公斤吧,我有点透不过气来了,“完了!”我的心里就剩这两个字了。
 
  他的嘴和手都不安分了,我反抗不了,就像一个面人,被人随意的揉捏,应该说他是温柔的,我没有感觉到疼痛,他的手又攻上了我的胸部,在我的乳头上画圈圈,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我的乳头太敏感了,到现在也是,哪怕是一点的刺激也会有反映,他的嘴划过我的颈突然叼住了我右面的乳头像婴儿一样的吸吮,我的身体像触电一样缩了一下,他台起头坏坏的对我笑,好象看出了我的弱点,“你粉红的小奶头,真是极品!你的乳房是我见过最美的!”说完猛的地下头,吸舔起来,我的身体又是抽搐一下,他的一只手不断的柔捏我的乳房,并且把我的乳头夹在自己的手指之间,不断的挤压。
 
  然后他的舌头由我的胸部,开始往下舔直到大腿内侧,然后用头挤进了我的大腿之间(我已经尽力加紧双腿了,可是没用),脸朝我的那里磨蹭过来,然后轻轻亲了一下我最宝贵的地方(应该是亲的,虽然我看不到,但我还是可以感觉的)他又一次的台起头,问了我一句:“你是处女吗?宝贝。”
 
  这叫我怎么回答?我微微的点点头:“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他又是一个坏坏的笑,两只眼睛上下打量这我,我实在非常害羞,这样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太不自在了,身体整个都僵硬起来。突然…那私隐的地方被吸吮,被手指揉着,又不断地被舌头舔,很痒!我真的有些难以承受,他的呼吸一直刺激着那个地方,我在心里呼唤着“我怎么会不太讨厌他下流的行为?一定是他给我吃的药的罪过!”心里每喊一次,身体就似乎越不是我的,我轻轻的扭着身体。他的攻击似乎也愈来愈猛烈,有点弄疼我了,我哼了一声。
 
  “怎么弄痛你了?”他问到。
 
  “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声音小的像蚊子。
 
  他又一次的凑到我耳边:“对不起,弄疼你了,我会小心的。”说着一下吻住了我,他的手比刚才还轻柔的在我身上游走,慢慢的他吻我的耳朵,脖子,胸,小腹,我的……大腿,小腿,脚,就好象我是一件工艺品,一件他收藏了很就的艺术品,突然我又感觉自己很高贵似的,特别是他吻我脚的时候,他很温柔的把我翻过来,慢慢的从脚吻到我的背,“你真香”应该是自言自语吧,他的手伸到我胸前,这回没有玩弄没有揉捏,只是很谨慎的盖在上面,“我的女神你准备好了吗?我喜欢你,请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好象真的相信了这个快40多岁老男人的话似的,没有说话,紧闭着眼睛,他看没反映,又很轻柔的把我翻过来,在我嘴上亲了一下,“我来了,放松点。”他分开了我的双腿,他稍一用力, 就凿开了这块保守了21年的禁地,我咬着嘴唇,不想发出一点呻吟,他是温柔的,轻轻的,慢慢的……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过来的。不由得把双腿合紧,这似乎使他更兴奋了。但动作没有粗暴,实在是不知道是怎么的,都说第一次会痛的,我好象没感觉到多少,也许是药力的做用吧,我失去了知觉……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些苏醒了,我缓缓的睁开眼睛,他还扒在我身上动作着,看我醒来,在我嘴上亲了一下:“你是我的天使。”很甜蜜的说也许是我麻木了,我竟然挤出了一个不大的微笑,看的出来在我昏迷时他也是很温柔的做着,很小心!
 
  突然他问了我一个我想不到的问题:“我可以射在里吗?”听了这话,我很用力的推了他一下,力气没有多大,不过比刚才好多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亲我下:“我明白,小宝贝!”他离开了我的体内,走出门去,好象是去洗手间。我挣扎这起来,看见大腿和床单上的血迹“我全完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的想。